当前位置: 首页 > 协会工作

社会办医的出路?谈民营医院发展的五大“破冰策略”(上)

发布时间:2021-12-08

2000年初,我国系列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医疗行业改革政策的出台,打破了封闭的公立医院生态系统,推动了民营企业的积极转型。随着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医疗资源的供给已不能满足居民对医疗健康的暴涨需求,这让多类型民营企业认为这是自身未来发展的“蓝海”,纷纷进入医疗行业跑马圈地,提前圈占资源。


壹 社会办医六大发展现状



一、营医院数量和服务量不匹配


截至2021年3月底,全国医院总数3.6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2万个,民营医院2.4万个,民营医院服务诊疗人次占总服务人次约15.49%,住院占约18.54%;截至2020年末,全国卫生人员总数达1347.5万人,其中公立医院医疗卫生技术人员529.2万人,民营医院医疗卫生技术人员为148.2万人,民营医院占21.89%;另外,针对2020年与2019年数据对比分析,民营医院服务诊疗人次比去年下降35%,住院服务人次比去年下降50%左右。


据数据显示,民营医院数量和服务量严重不匹配,民营医院生存艰难。


二、民营医院生存压力巨大


据调查数据显示,民营医院中30%处于破产程序之中;30%垂死挣扎,通过民间借贷解决员工工资发放等问题,或处于债务纠纷之中;剩下40%的民营医院,一半基本可以维持生存,另一半业务发展良好,未来可期。但就整体而言,民营医院生存压力巨大。


三、负面新闻多


民营医院中,部分医院一直存在逐利性强于公益性的问题。甚至有些民营医院为疯狂逐利敛财,不惜铤而走险,靠虚假宣传、医疗欺诈、骗保等违法犯罪手段牟取暴利。


据某平台显示,民营医院负面新闻约10,900,000个,其中既包括违规手术“围猎”未成年人,也包括假诊断、假治疗、假手术等,“小病”大治,延误病情等行为,为民营医院的发展造成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


四、专业队伍组建难、稳定性差


民营医院在专业医疗队伍的组建上主要有以下局限:


  1. 学科带头人/科主任聘任难、流动性大,进而导致学科发展持续性差;

  2. 人才综合素质普遍较公立医院低,亟待提高;

  3. 培训系统不完善,人才成长计划执行不足。


五、医疗服务价格与成本倒挂


DRG实施的限价、药卫材售价严控、临床路径实施等框架性规定都在不断收紧“紧箍咒”。从DRG应用评价和推进医院的效率与效益角度,其中最为隐性的医疗服务价格标准的调整方案仍根深蒂固。


六、高端医疗误区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关于“高端”的解释,其为属性词,指的是等级、档次、价位等在同类中较高的,包括高端技术、高端产品等;而高端医疗意为医疗服务产品从等级、档次、价位等方面均应领先同类医疗服务产品。


从这个角度出发,民营医疗提供高端医疗服务的难度极大,原因如下:


其一,医疗服务为公共产品服务,具有公益性、公平性、可及性等天然属性,如具体医疗服务定位不准确或名不符实,导致医院口碑受损;


其二一般民营医院在人力资源条件不足、整体素质不够的情况下,无法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产品,也无法支撑高端医疗建设目标。医疗服务产品具备服务产品核心特性,即只有消费后才能够完成消费者体验,需多环节、多专业、多层次等配合完成;为患者提供精准诊断、适宜治疗、高效康复的诊疗服务目标则需要管理、医疗、后勤服务等多方面的团队配合。


其三医疗服务定价机制存在瑕疵,医疗工作繁杂,内容众多,总体上的医疗服务价格或低于真正全成本核算指标,从而导致干的越多,亏损越重。这也是国家目前重点改革的对象,提升医疗服务价格,强化分配机制,鼓励、激励员工工作积极性。


其四民营医院不纳入医保,这导致部分对价格敏感的患者流失,为了吸引更多患者,很多民营医院会在医保价格上打折,进一步加剧了医院的经营负担。


基于此等现状,民营医院做好高端医疗,依然是漫漫长路,需要持续摸索。


贰  快资本与慢医疗的囧恋,投资者对医疗行业的两大低估与两大高估


受到国家系列出台政策的鼓励,社会资本开始大量进入医疗行业,包括大的房地产公司、保险公司以及其他类型的民营企业集团。进入医疗行业后,部分投资者非常尊重医疗规律,在综合自身资源和整合能力下,明晰医院定位和学科规划,耐心细致地打磨医疗服务产品,用五年、十年乃至更久的时间,逐步把医疗服务产品体系建立完善,并在行内产生一定影响,口碑载道。但大多数医院“垂死挣扎”,茫然无奈地走上濒临破产的道路。更有甚者触碰法律红线,存在医疗欺诈行为。


  • "快资本"意指资本在最短时间内实现流动性增值目的;


  • "慢医疗"则强调医疗体系复杂性,需多专业严格按照相关标准及流程配合提供预防、保健、诊断、治疗以及后期康复等服务,突出的是医疗服务品质及诊疗效果,表现为"慢"。


在 "快资本"与"慢医疗"没有彼此深入了解的情况下而盲目坠入爱河,这段恋情注定充满苦涩和波折。实际上,社会资本对医疗行业预判存在两个低估和两个高估。


一、两个低估


01 低估医疗风险


医疗风险贯穿提供医疗服务的全过程,每个环节出现丁点问题,均可能给患者带来不可逆的损害,该风险涉及一切可能导致患者安全和医疗质量的要素。


对医院而言,医疗风险来自于在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发生医疗失误导致的不安全事件,从而造成医院声誉受损,带来大量财产损失,让医院不堪重负。


对患者而言,医疗风险指存在于整个医疗服务过程中,可能会导致损害或伤残事件的不确定风险,以及可能发生的一切不安全事情。


投资者低估医疗风险,贸然进入医疗行业,这是目前民营医院处于尴尬境地的原因之一。


02 低估医疗经营难度


保障医疗质量和患者安全是医疗机构的核心工作内容,并且医疗机构围绕该内容进行各类资源组织与分配,健全治理结构,落实定岗定编、医技制订各项规章制度等工作。由于医疗机构的特殊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制度,规定了保障医院运营必设的相关管理职能的科室。医院组织管理体系复杂度比普通企业高。企业按照扁平式或矩阵式架构完成各类工作的组织管理,降低组织管理成本,这在医疗机构中行不通。


除此之外,民营医院遴选、聘任合格人员困难,人才流动性高,医疗服务体系稳定性差,成为医院的经营常态,为医疗安全埋下隐患。


二、两个高估


01 高估医疗投资机会


医疗行业拥有足够的投资机会,投资不是投机,如果没有理性、客观以及充足的准备,很容易陷入投机噩梦。大多数投资医疗机构的投资人,并没有充分完成投资可研分析和调查,或仅仅由于一时冲动而做出投资决策,或遴选有利数据编制可研,从而支撑投资决策,这不可避免的导致投资低效,成功寥寥。这也是目前出现民营医院破产倒闭、工资拖欠、小股东“杀”大股东等恶性事件的根本原因。

理性投资,认清投资本质和真正机会,保证投资前期的深入研究和科学决策;投资过程中的定力和坚持;成功后的聚焦与稳健才能走出一条真正的医疗投资成功之路。


02 高估医疗利润水平


投资者另外一个问题,即想当然地认为医疗行业利润高于企业。在医疗服务价格与成本倒挂、药品、耗材零加成等影响下,房屋建筑、设备采买、人员聘用等均须民营医院自身承担,费用支出巨大,在没有政府及其他补贴来源情况下,困难显而易见。


另外,在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药品、卫生材料支出率平均占收入的45%-50%;人力资源成本平均占收入的30%-40%;管理费用约占20%-25%;财务费用则根据医院负债规模确定。


根据以上数据可以清楚了解,如果全成本核算,在没有建设资金及成本利息的前提下,医院运营成本占95%-115%,医院的收支结余率仅占-15%-5%,就算充分利用民营医院体制与机制的灵活性来控制成本,也不存在医疗行业暴利可能性。


因此,高估医疗利润率亦是投资者深陷投资民营医疗困境的原因之一。(未完待续)



0.050796s